今年盛夏气候预测

我国法律博士专业学位研究生培养模式的探索[1]

       

摘要:为(wei)加快培(pei)(pei)养(yang)(yang)(yang)国家急(ji)需的(de)高(gao)层次法(fa)(fa)治人(ren)(ren)才(cai),加快发展专业博(bo)士(shi)(shi)学(xue)(xue)位(wei)研(yan)(yan)究生(sheng)教育,增设法(fa)(fa)律博(bo)士(shi)(shi)学(xue)(xue)位(wei)条(tiao)件已经成熟,急(ji)需落实法(fa)(fa)律博(bo)士(shi)(shi)学(xue)(xue)位(wei)设置(zhi)的(de)具体工作和(he)步骤(zhou)。培(pei)(pei)养(yang)(yang)(yang)法(fa)(fa)律博(bo)士(shi)(shi)生(sheng)应采用高(gao)校(xiao)(xiao)与行(xing)业联合(he)(he)培(pei)(pei)养(yang)(yang)(yang)的(de)协(xie)同育人(ren)(ren)机(ji)(ji)制,招收(shou)法(fa)(fa)律实务部门在职人(ren)(ren)员,以培(pei)(pei)养(yang)(yang)(yang)法(fa)(fa)律实践(jian)领(ling)域的(de)专家型(xing)人(ren)(ren)才(cai)为(wei)目标(biao)。根据(ju)法(fa)(fa)律博(bo)士(shi)(shi)学(xue)(xue)位(wei)定(ding)位(wei),高(gao)校(xiao)(xiao)应当选择相应的(de)行(xing)业合(he)(he)作机(ji)(ji)构,联合(he)(he)确定(ding)招录对象及资格条(tiao)件,联合(he)(he)进行(xing)招录工作。结合(he)(he)法(fa)(fa)律博(bo)士(shi)(shi)学(xue)(xue)位(wei)特性,制定(ding)包括(kuo)人(ren)(ren)才(cai)培(pei)(pei)养(yang)(yang)(yang)目标(biao)、培(pei)(pei)养(yang)(yang)(yang)方(fang)式(含(han)双导(dao)师制)、课程设置(zhi)、学(xue)(xue)术研(yan)(yan)究、社会实践(jian)、学(xue)(xue)位(wei)论(lun)文(wen)等内容(rong)的(de)培(pei)(pei)养(yang)(yang)(yang)方(fang)案,以强调(diao)实践(jian)导(dao)向、遴选合(he)(he)格导(dao)师、设置(zhi)特色课程、提升研(yan)(yan)究能(neng)力(li)、保障论(lun)文(wen)质量为(wei)抓手,加强法(fa)(fa)律博(bo)士(shi)(shi)生(sheng)培(pei)(pei)养(yang)(yang)(yang)的(de)全(quan)过程管理和(he)质量保障,以践(jian)行(xing)协(xie)同育人(ren)(ren)机(ji)(ji)制。

关键词:法(fa)学教育(yu);专业学位;法(fa)律博士;协(xie)同(tong)育(yu)人;研究(jiu)生教育(yu)

作者简介:袁钢,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北京 100088;何欣,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院副院长,副研究员,北京 100088;万青,中国政法大学专业学位管理办公室主任,副研究员,北京 100088

 

2020729日全国研究生教育会议召开,习近平总书记对研究生教育工作做出重要指示,深入推进学科专业调整,提升导师队伍水平,完善人才培养体系,加快培养国家急需的高层次人才[1],这也(ye)为新时期法学(xue)学(xue)位与研究生(sheng)教(jiao)育改革提出了新的(de)要(yao)求(qiu)。“适应党和国家事业(ye)发展需要(yao)”,必须客观(guan)面(mian)对法学(xue)研究生(sheng)教(jiao)育体(ti)(ti)系中存(cun)在的(de)不足,应当尽(jin)快将法学(xue)研究生(sheng)教(jiao)育从学术型人(ren)才和专业型人(ren)才培养(yang)并重转变为以培养专业型人才为主[2],法律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应当成为培养高层次法治人才的主渠道。学位等级结构必须保持必要的张力,而学位整体质量有效提高需要依靠三级学位协调发展[3]。我国早在1995年就设置了法律硕士专业学位。为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教育工作的重要论述,以社会重大需求为重点,应增设法律博士专业学位。在法学教育理论和实务界就设置法律博士专业学位形成共识的基础上,需要在理论和实践上科学地回答法律博士研究生教育“培养什么人、怎样培养人、为谁培养人”等一系列根本问题,在“实”字上下更大功夫,着力解决实际问题,以加快培养国家急需的高层次法治人才。

一、确定培养模式:高校行业联合的协同育人机制

1.设置法律博士学(xue)位是解决现实问题(ti)的必然选择

尽管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法学研究生教育体系逐步建立,培养了一大批社会急需的法治人才。但是,一方面法学研究生教育已经滞后于形势发展的需要,出现法学教育定位不清、课程体系和教学内容设置不合理、法科毕业生就业难、高端法治人才缺少供给等诸多问题[4],另一方面,我国专业博士研究生教育发展滞后,不能适应法律实务部门对于博士层次应用型专门人才的需要。法学学位与研究生教育结构必须进行调整和优化,这是提高研究生教育质量的前提,是实现研究生教育科学发展的重要基础和必然要求[5],调整和优化的目标是建立和完善灵活规范、产教融合、优质高效、符合规律的法律博士研究生教育体系。

法律博士与法学博士同属我国法学学位体系最高层次,其设置问题是深化法学研究生教育改革的重要举措。由于法学教育亟待加快培养社会急需的复合型、应用型高层次专门人才,必须承担建设高素质法治工作者队伍的重任;法学研究生教育整体布局有待完善,需要借鉴国内外专业学位发展状况,提高我国法学教育中专业学位的规格,因此设置法律博士学位具有必要性[6]。法律行业已经形成了成熟的职业规范和特定的职业能力标准,具有较大的博士层次人才需求,设置法律博士学位的基础已经成熟。要让法律博士研究生教育真正成为法学学位与研究生教育体系中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需要通过培养实践来探索法律博士生的培养模式。

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已就设置专业博士学位作出了明确的政策指导,据此,全国法律专业研究生教育指导委员会(以下简称“法律教指委”)根据政策指导,总结法律硕士分类培养经验,指导若干高校开展了相关试点工作,拟定设置法律博士学位的基本原则[6]。中国政法大学是一所以法学学科为特色和优势的“双一流”建设高校,培养了我国第一批法学硕士、法律硕士、法学博士,在第四轮学科评估中,法学学科获评A+,并列第一,近年来每年法学博士生招生规模约占全国法学博士生的招生总数的15%,稳居全国第一。因此,中国政法大学在探索法律博士生培养模式方面具有显著优势,其有关试点工作能够在全国产生标杆性的作用。总结试点高校的培养经验,有助于将法律博士研究生教育从制度构建落实于培养实践,有助于为法律博士生“先试先行”培养高校确定可供参考的培养模式,就“培养什么人”问题作出科学的回答。

2.协同育人机(ji)制是法(fa)律博士培养的可行路径(jing)

习近平总书记考察中国政法大学时强调,法学学科是实践性很强的学科,法学教育要处理好知识教学和实践教学的关系,要打破高校和社会之间的体制壁垒,将实际工作部门的优质实践教学资源引进高校,加强法学教育、法学研究工作者和法治实际工作者之间的交流[7]综合考察我国现有6个专业博士学位的设置方案,大体可以归纳为“规范化职业培训”“行业联合培养”“在职人员提升”三种模式[6],同时考虑到我国尚未建立规范化法律职业培训制度以及高校师资队伍实务经验不足,可以兼采工程博士和教育博士的培养方案,即采用高校与行业联合培养的协同育人机制,主要招收法律实务部门在职人员,以培养法律实务领域的应用型、职业型的高级专门人才为目标。这是培养法律博士生的可行路径,也是法律博士生培养模式探索的第一环节,符合法律教指委所确定的“联合培养原则”[6]

2018年教育部、中央政法委发布《关于坚持德法兼修 实施卓越法治人才教育培养计划2.0的意见》就构建法治人才培养共同体,做强一流法学专业,培育一流法治人才提出了明确目标,确定了新时期深化法律专业学位改革,继续坚持法律博士探索的基本方向。法律博士研究生教育正是为实现上述目标,“主动适应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建设新任务新要求”,“找准人才培养和行业需求的结合点”,通过完善“协同育人机制”来深化法学研究生教育体系改革的。

二、构建培养模式:选择合作机构并联合严格招录

1.确(que)定合作机构是构建协同育人机制的基本(ben)前(qian)提

沿着联合培养的路径,法律博士生培养高校首要任务是选择适宜的行业合作机构。可借鉴培养工程博士生的经验,采用订单式培养方式,即法律博士生培养高校应与国家或省级政法实务部门、全国或者区域法律行业协会等行业合作机构建立联合培养机制,参考联合培养的法律实务部门可以从国家级拓展到省部级,从机关单位扩展到行业协会。法律博士生培养高校应当同时具有丰富的法律硕士生、法学博士生培养经验。可以由法律教指委制定培养单位的遴选标准,并在高校自主申报基础上进行遴选,在试点基础上逐步推广。

结(jie)合法律博士的定位,行业合作(zuo)机(ji)构应当(dang)对高层次(ci)法治人(ren)才有(you)着稳定的(de)需(xu)求。“对(dui)高层(ceng)次(ci)人(ren)才的(de)需(xu)求”决定了适(shi)宜(yi)的(de)行(xing)业(ye)合作机构(gou)的(de)执业(ye)人(ren)员主(zhu)体均应具有(you)本(ben)(ben)科以上学历,也就基(ji)本(ben)(ben)上排除了公安部(bu)门(men)和司法行(xing)政部(bu)门(men),因为以上两部(bu)门(men)均开展高职(zhi)(zhi)高专、本(ben)(ben)科类职(zhi)(zhi)业(ye)教育,由(you)其专门负责对口培养对应层次的法治人才。虽然根据2015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de)《关(guan)于完善国家统(tong)一法(fa)律职业资格(ge)制度的(de)意(yi)见(jian)》,从事行政处(chu)罚决(jue)定审核、行政复议、行政裁决(jue)的(de)工作人员(yuan),法(fa)律顾问、法(fa)律类仲裁员(yuan)也需要参加并通(tong)过法(fa)律职业资格(ge)考试(shi),但是(shi)这些人员(yuan)数量(liang)较少,所在(zai)行业机构即(ji)使(shi)有(you)高(gao)层(ceng)次法治(zhi)人才(cai)的需求,也往(wang)往呈现随机、零星状态;现实中只有国家(jia)级(ji)或者省部级(ji)法院、检(jian)察院、律师事务(wu)所、公证处等法律实务(wu)部门才(cai)对高层(ceng)次法治人(ren)才(cai)有稳(wen)定的(de)需求。

因此,法律博士生招生应当主要面向必须通过法律职业资格考试的法官、检察官、律师、公证员等法律执业人员,对应的法律实务部门是最高人民法院及省级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及省级人民检察院、司法部(包括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和中国公证协会)及省级司法行政机关(包括省级律师协会和公证协会),这些也是培养法律博士生适宜的行业合作机构。例如,中国政法大学2012年先后与最高人民检察(cha)院和最高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两高”)签署合作协议,并分别于2017年、2019年续签合作,以“应用型法学博士研究生招录培(pei)养(yang)改革试点”的名义,试点招录、培(pei)养(yang)法(fa)律博士生。高校(xiao)行业联合(he)(he)培(pei)养(yang)的具(ju)体内(nei)容(rong)一(yi)般是(shi)以(yi)合(he)(he)作(zuo)协议(yi)方式加(jia)以(yi)确定,因此,法(fa)律博士生培(pei)养(yang)高校(xiao)应(ying)当高度重视(shi)合(he)(he)作(zuo)协议(yi)的条款,为构建(jian)协同育人(ren)(ren)机(ji)(ji)制,应在(zai)合作协议中(zhong)(zhong)明确高校(xiao)与行(xing)业合作机(ji)(ji)构在(zai)人(ren)(ren)才(cai)培养中(zhong)(zhong)的分工以及(ji)相应责(ze)任,重视并建(jian)立相关配套机(ji)(ji)制,确保(bao)双方的合作不能仅仅停留(liu)在(zai)招录(lu)环节,应实现(xian)人(ren)(ren)才(cai)培养的全(quan)流程协同。

2.明(ming)确(que)招录对象是构(gou)建协(xie)同育人机制(zhi)的目的载体

确定合作机构和明确招录对象同属法律博(bo)士(shi)生培(pei)养模式探索的(de)第二(er)环节。招录对象既是构建协同育人机制的目的(满足对高层次法治人才的需求)载体,也是高校与行业合作协议中应当明确的内容

目前法学研究生教育中存在很多问题,主要根源于法学教育的同质化与法治人才多样性需求之间的矛盾。除了服务基层的法治人才的需求和对应用型、专业型和复合型法治人才需求之外,法治人才多样性需求还包括法律实务部门及工作者以下两方面需求:①具有硕士学位并且长期从事法律实务的法律工作者,有提升自身法律职业素养和接受更高层次继续教育的需求。两高正在进行的单独职务序列改革试点中,法官、检察官根据一定比例实行按年限晋升和择优选升相结合的晋升制度[8],其中包括学历在内的法官、检察官自身能力是“择优选升”的重要影响因素。②法律实务部门需要培养具有多元学科背景,具有应用对策研究的知识和能力,能处理重大复杂或特殊关键问题的法治人才的更高层次需求,例如全国政协、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等均在不同场合、不同方式提出要健全完善人才培养机制,以改革创新的精神大力推进高素质涉外法律服务人才[9]、高层次审判人才[10]、高层次检察人才[11]的培养。例如,中国政法大学与两高商议,以探索培养研究与应用相融合的专家型人才为目标开展法律博士生培养的试点工作

但是现有法学研究生教(jiao)育无法满足(zu)以(yi)上现实需求:①多(duo)数法(fa)(fa)学博(bo)(bo)士(shi)生培养单(dan)位(wei)已采取针对性停(ting)招或者减招在(zai)(zai)职(zhi)定向(xiang)法(fa)(fa)学博(bo)(bo)士(shi)生的(de)(de)(de)(de)(de)(de)举措,在(zai)(zai)职(zhi)攻(gong)读法(fa)(fa)学博(bo)(bo)士(shi)的(de)(de)(de)(de)(de)(de)难(nan)(nan)(nan)度越来越大。②在(zai)(zai)职(zhi)人员攻(gong)读法(fa)(fa)学博(bo)(bo)士(shi)学位(wei),由于工作、生活、学习之间存在(zai)(zai)矛盾,难(nan)(nan)(nan)以胜任导师科研助手(shou)的(de)(de)(de)(de)(de)(de)要求。③多(duo)数法(fa)(fa)学博(bo)(bo)士(shi)生培养单(dan)位(wei)没有(you)与(yu)法(fa)(fa)律(lv)(lv)(lv)实务部门建(jian)立起真正的(de)(de)(de)(de)(de)(de)法(fa)(fa)学博(bo)(bo)士(shi)生联合(he)培养机制,并且具有(you)法(fa)(fa)律(lv)(lv)(lv)实践(jian)经验的(de)(de)(de)(de)(de)(de)法(fa)(fa)学教师所(suo)占比(bi)例普遍偏低(di),难(nan)(nan)(nan)以胜任指导研究(jiu)生进行法(fa)(fa)律(lv)(lv)(lv)实践(jian)问(wen)题的(de)(de)(de)(de)(de)(de)发现、分析和解决的(de)(de)(de)(de)(de)(de)重任,很难(nan)(nan)(nan)培养出法(fa)(fa)律(lv)(lv)(lv)实务部门所(suo)需的(de)(de)(de)(de)(de)(de)专家型(xing)法(fa)(fa)治人才(cai)。因(yin)此,培养法(fa)(fa)律(lv)(lv)(lv)博(bo)(bo)士(shi)生既可为在(zai)(zai)职(zhi)人员提高自身素质提供新路径(jing),又可以充分整合(he)、利用法(fa)(fa)律(lv)(lv)(lv)实务部门的(de)(de)(de)(de)(de)(de)优势资源,满(man)足法(fa)(fa)律(lv)(lv)(lv)实务部门对高层次法(fa)(fa)治人才(cai)的(de)(de)(de)(de)(de)(de)特殊(shu)需求。

3.联合(he)进行招录是构(gou)建(jian)协(xie)同育人(ren)机制(zhi)的关键环节

确定招录对象之后的问题是采用何种机制来完成选拔,这是法律博士生培养模式探索的第三环节,应当由高校与行业合作机构联合,严格把握招录程序,也是构建协同育人机制的关键环节。从我国6个专业博士研究生招录做法来看,一般包括“资格审查”和“初试复试”两个程序。

1)商定推荐条件,联合进行资格审查。高校与行业合作机构应当联合商定法律博士生候选人的资格条件。法律博士生招录资格条件包括:①候选人一般具有研究生学习经历,鼓励具有多元知识背景的考生报考,但候选人应在本科或者硕士生阶段接受过完整系统的法学教育。②具有丰富的法律实务经验,例如应当具有5年以上法律实务领域全职工作经历、具有优秀法律实务工作业绩的法律工作者。参考教育博士生招生经验[12],可以用在一定级别和范围的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3篇或者1篇并出版个人专著1部等方式来判定法律博士生候选人是否具有优秀法律实务工作业绩,同时参考候选人所在单位对于候选人法律实务工作业绩的评价和意见。也可以参考博士生“申请-考核”制招生方式的成功经验,由2位具有法学专业高级职称的高校专家推荐。例如,中国政法大学与两高商定,法律博士生候选人应具有学士学位,原则上应有不少于10年法律实践的经验并达到较高行政级别

法(fa)律(lv)博士(shi)生(sheng)培(pei)(pei)(pei)养(yang)高校可以在候(hou)选(xuan)(xuan)人(ren)(ren)所在单位书面评(ping)价意(yi)见和候(hou)选(xuan)(xuan)人(ren)(ren)自荐(jian)基(ji)础上,根(gen)据(ju)商定(ding)的(de)候(hou)选(xuan)(xuan)人(ren)(ren)资(zi)格(ge)条(tiao)件来进(jin)行(xing)资(zi)格(ge)形(xing)(xing)式(shi)审(shen)(shen)查,以确定(ding)候(hou)选(xuan)(xuan)人(ren)(ren)是否能够参加初试(shi),这也是招(zhao)录(lu)教育博士(shi)生(sheng)、工程(cheng)博士(shi)生(sheng)普(pu)遍(bian)采用的(de)方法(fa)。根(gen)据(ju)法(fa)律(lv)实(shi)务(wu)工作的(de)特(te)点(dian),法(fa)律(lv)博士(shi)生(sheng)培(pei)(pei)(pei)养(yang)高校也可以采取(qu)“行(xing)业(ye)(ye)推(tui)荐(jian)”方式(shi),即由(you)(you)(you)行(xing)业(ye)(ye)合(he)作机(ji)(ji)构(gou)根(gen)据(ju)招(zhao)录(lu)条(tiao)件对(dui)候(hou)选(xuan)(xuan)人(ren)(ren)的(de)申请进(jin)行(xing)实(shi)质审(shen)(shen)查,统一择优选(xuan)(xuan)拔(ba)候(hou)选(xuan)(xuan)人(ren)(ren)并推(tui)荐(jian)给法(fa)律(lv)博士(shi)生(sheng)培(pei)(pei)(pei)养(yang)高校,再(zai)由(you)(you)(you)培(pei)(pei)(pei)养(yang)高校对(dui)于候(hou)选(xuan)(xuan)人(ren)(ren)的(de)资(zi)格(ge)进(jin)行(xing)形(xing)(xing)式(shi)审(shen)(shen)查。从(cong)招(zhao)录(lu)工作第(di)(di)一道程(cheng)序就由(you)(you)(you)开展(zhan)联合(he)培(pei)(pei)(pei)养(yang)工作的(de)行(xing)业(ye)(ye)机(ji)(ji)构(gou)进(jin)行(xing)推(tui)荐(jian),既利用行(xing)业(ye)(ye)优势资(zi)源对(dui)候(hou)选(xuan)(xuan)人(ren)(ren)进(jin)行(xing)全面审(shen)(shen)核,体现行(xing)业(ye)(ye)的(de)专业(ye)(ye)性(xing),又可以反映出行(xing)业(ye)(ye)对(dui)人(ren)(ren)才培(pei)(pei)(pei)养(yang)的(de)意(yi)愿和要求,尊重了行(xing)业(ye)(ye)合(he)作机(ji)(ji)构(gou)的(de)自主性(xing)。由(you)(you)(you)行(xing)业(ye)(ye)合(he)作机(ji)(ji)构(gou)严把推(tui)荐(jian)第(di)(di)一关,是实(shi)施协(xie)同育人(ren)(ren)机(ji)(ji)制的(de)起(qi)点(dian),直接决定(ding)协(xie)同育人(ren)(ren)机(ji)(ji)制的(de)实(shi)施效果

2)高校主导初试,联合复试择优录取。尽管我国多数高校博士生招生方式实行“申请-考核”制,即对于符合条件的考生,经申请并通过资格审查后,不再参加博士生入学考试初试,直接进入复试考核。由于法律博士生招录对象比较特殊,行业机构也要求严把招生入口关,同时参考教育博士生、工程博士生的招录经验,法律博士生招录可以采用“申请+考试(初试+复试)”的模式。候选人按照要求提出申请,资格审查合格后方可参加初试。

参考中国政法大学的做法,法律博士生初试应由培养高校自主命题,设置外国语(英语、俄语、日语、德语、法语、西班牙语或意大利语)、专业课一和专业课二等3门初试科目。外国语主要考查与实践相关的专业外语的应用能力;专业课笔试应以论述题、案例题等主观题为主,题目与司法改革前沿、司法实践紧密相关,契合候选人的身份,由招生单位自主命题,真正将符合招录条件的、自愿“炼金”而不是有意“镀金”的候选人招录进来。

复试包括外语复试和专业复试两个部分,外语复试重点考查候选人的外语沟通表达能力,专业复试由法律博士生培养高校与行业合作机构的专家共同组成复试小组,主要考查候选人对法学学科前沿理论及实践前沿问题与研究现状的掌握。根据初试和复试总成绩,综合考虑考生的工作经历、工作业绩及科研情况等,按照成绩排序录取。高校每年招录人数应当控制在一定规模内,例如中国政法大学在试点阶段年度计划招录12人。

三、实施培养:制定培养方案和加强过程管理

制定培(pei)(pei)养(yang)(yang)(yang)方(fang)案是(shi)(shi)法(fa)律博(bo)士生(sheng)(sheng)培(pei)(pei)养(yang)(yang)(yang)的基(ji)础(chu),是(shi)(shi)在(zai)回(hui)答“怎样培(pei)(pei)养(yang)(yang)(yang)人”问题,也是(shi)(shi)将(jiang)法(fa)律博(bo)士生(sheng)(sheng)培(pei)(pei)养(yang)(yang)(yang)从纸面上的抽象规(gui)定落实为教育中的具体(ti)培(pei)(pei)养(yang)(yang)(yang)措施。贯彻协同育人机制,应将(jiang)在(zai)校园中培(pei)(pei)养(yang)(yang)(yang)与在(zai)法(fa)律实践中培(pei)(pei)养(yang)(yang)(yang)全面结(jie)合,这是(shi)(shi)探(tan)索法(fa)律博(bo)士生(sheng)(sheng)培(pei)(pei)养(yang)(yang)(yang)模式(shi)的(de)第四环(huan)节。培养单位(wei)具体实施培养方(fang)案,加强(qiang)法(fa)(fa)律博(bo)士(shi)生全过程管理,才能(neng)真正(zheng)落实协同育(yu)人机制,才能(neng)完善法(fa)(fa)学(xue)研(yan)究生与法(fa)(fa)律研(yan)究生教育(yu)体系,将法(fa)(fa)律博(bo)士(shi)生培养真正(zheng)区别(bie)于法(fa)(fa)学(xue)博(bo)士(shi)生和法(fa)(fa)律硕士(shi)生培养,这是探索法(fa)(fa)律博(bo)士(shi)生培养模式(shi)的(de)第五(wu)环(huan)节。

1.找准特性深化改革,联(lian)合制定(ding)培(pei)养(yang)方(fang)案

1)培养目标。法律博士生培养目标是法律博士生培养的指南,是“培养什么人”的问题,决定了法律博士生的招录对象、培养方式、课程设置、质量评价等。科学确定法律博士生的培养目标,是使专业博士学位真正成为具有独特价值的学位类型的前提。法律博士学位属于职业性学位,与强调学术性的研究型博士学位存在本质差异,哈佛大学于1920年首设教育博士学位,具有鲜明职业背景的学科呈现蓬勃发展的态势[13]。因此,法律博士生培养目标应当具有鲜明的实践特性和职业指向,主要面向法治实务部门培养“研究型专业人员”,使已经具备较丰富法律实务经验和取得优异法律实务成绩的法律工作者能够综合掌握多学科知识和方法,提高其从事法治实务工作的素质和能力,培养其掌握研究解决实际问题的理论和方法,创造性地解决法治实务领域中的关键问题。法律博士生培养的定位是“实践性”,主要培养“实践反思型法律工作者”。著名法学家霍姆斯指出,“法律的生命不在于逻辑,而在于经验”[14] 直接指出法学研究应该扎根法律实务,法律实务问题研究不仅是法律实务工作中的问题,更应该是法学研究的对象。培养法律博士生,就是要提升法律从业者的理论水平,使其能够胜任法律实务问题的学术研究。

通过培养法律博士生,使其具有“厚基础、宽领域”的知识储备,最终能够创造性地提出解决实践中重大问题的方案。“博士”这一称呼从诞生之日起,就被历史赋予了丰富的意义,体现了学者对知识、学问和智慧的追求,体现了社会对学者学术水平的认可与尊崇,只有达到一定水平的人才才能获得这一称    [15]。法律博士应当具备实践与理论相结合并将法律实践反哺法学理论的能力,尽管法律博士生培养的学术标准和学术训练与法学博士生有所不同,但法律博士也应具有学术研究的能力。这反映了法律博士生的培养特性,从根本上区别于法律硕士“德才兼备的高层次专门型/复合型、应用型”的培养目标,也使得法律博士的培养规格远高于法律硕士。例如,中国政法大学将法律博士定位为“法律实践领域的专家型人才”,这既是对其专业性的要求,也是对其学术性的要求。

在培养目标内涵上,应明确研究生的思想素质和职业道德素质、科学文化素质和职业技能素质等[16]。法(fa)(fa)(fa)(fa)(fa)律(lv)(lv)博(bo)士生培(pei)(pei)养目(mu)标也应(ying)(ying)包括(kuo)对(dui)(dui)其法(fa)(fa)(fa)(fa)(fa)律(lv)(lv)职业伦理(li)的(de)(de)要求,对(dui)(dui)其科(ke)学(xue)(xue)(xue)(xue)(xue)文(wen)化素(su)质的(de)(de)提(ti)高应(ying)(ying)置于职业技(ji)能素(su)质之前(qian),并就如(ru)何培(pei)(pei)养法(fa)(fa)(fa)(fa)(fa)律(lv)(lv)博(bo)士生结(jie)合理(li)论(lun)(lun)(lun)与实(shi)务的(de)(de)能力作出(chu)规定(ding)。因此,法(fa)(fa)(fa)(fa)(fa)律(lv)(lv)博(bo)士生的(de)(de)培(pei)(pei)养目(mu)标可以(yi)规定(ding)为:培(pei)(pei)养法(fa)(fa)(fa)(fa)(fa)律(lv)(lv)博(bo)士生具有良好的(de)(de)政治素(su)质和(he)(he)道德品质,遵(zun)循法(fa)(fa)(fa)(fa)(fa)律(lv)(lv)职业伦理(li)规范;具备厚(hou)实(shi)的(de)(de)法(fa)(fa)(fa)(fa)(fa)学(xue)(xue)(xue)(xue)(xue)理(li)论(lun)(lun)(lun)基础(chu)和(he)(he)宽广的(de)(de)跨学(xue)(xue)(xue)(xue)(xue)科(ke)知识结(jie)构,掌握法(fa)(fa)(fa)(fa)(fa)学(xue)(xue)(xue)(xue)(xue)理(li)论(lun)(lun)(lun)与法(fa)(fa)(fa)(fa)(fa)律(lv)(lv)实(shi)践(jian)相结(jie)合的(de)(de)能力;能够(gou)将(jiang)法(fa)(fa)(fa)(fa)(fa)学(xue)(xue)(xue)(xue)(xue)前(qian)沿理(li)论(lun)(lun)(lun)和(he)(he)法(fa)(fa)(fa)(fa)(fa)学(xue)(xue)(xue)(xue)(xue)研(yan)究(jiu)方(fang)法(fa)(fa)(fa)(fa)(fa)运(yun)用于法(fa)(fa)(fa)(fa)(fa)律(lv)(lv)实(shi)践(jian),就法(fa)(fa)(fa)(fa)(fa)律(lv)(lv)实(shi)践(jian)中(zhong)的(de)(de)重大问(wen)题(ti)提(ti)出(chu)创新性的(de)(de)解(jie)决方(fang)案(an);能够(gou)反思法(fa)(fa)(fa)(fa)(fa)律(lv)(lv)实(shi)践(jian)问(wen)题(ti),将(jiang)法(fa)(fa)(fa)(fa)(fa)律(lv)(lv)前(qian)沿实(shi)践(jian)和(he)(he)法(fa)(fa)(fa)(fa)(fa)律(lv)(lv)运(yun)行机制反馈于法(fa)(fa)(fa)(fa)(fa)学(xue)(xue)(xue)(xue)(xue)理(li)论(lun)(lun)(lun)研(yan)究(jiu),就法(fa)(fa)(fa)(fa)(fa)学(xue)(xue)(xue)(xue)(xue)研(yan)究(jiu)中(zhong)的(de)(de)关键(jian)问(wen)题(ti)形成创新性的(de)(de)法(fa)(fa)(fa)(fa)(fa)学(xue)(xue)(xue)(xue)(xue)知识,成为法(fa)(fa)(fa)(fa)(fa)律(lv)(lv)实(shi)践(jian)领域的(de)(de)专家型(xing)人(ren)才。

2)培养方式。法律博士生培养可以根据教育部《关于统筹全日制和非全日制研究生管理工作的通知》,借鉴工程博士生和教育博士生教育的经验,在坚持同一标准,保证同等质量基础上,统筹全日制和非全日制法律博士生培养工作。在拓展法律博士生招录对象基础上,根据招录对象工作内容和性质,分别采用全日制和非全日制的方式进行培养,并以非全日制研究生为培养主体。通过以上制度设计和机制安排,可以为博士学位候选人提供清晰的导向,根据自身需要和经历经验作出选择。此外,法律博士生的学习年限为3年(学生不得提前毕业,以非全日制方式学习者应适当延长至4年;有特殊情况者可适当延长学习年限,但不超过6年)。

根据教育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关于深入推进专业学位研究生培养模式改革的意见》中“以职业需求为导向,以实践能力培养为重点,以产学结合为途径”的要求,对法律博士生的培养应当强调培养他们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导师个人与集体指导相结合,校内外专家导师指导相结合,课程学习、科研训练和实证调研相结合,重视法律博士生与其实务工作相互作用,强调针对法律实务工作具体问题进行批判性反思,再通过反思实践将个人知识概念化[17]。法律博士生“四结合”培养方式包括:①法学理论培养与法学方法训练相结合,以法律实践为基础,注重对法律实践的学术概括与理论分析,突出培养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②导师指导与导师组集体指导相结合。③校内导师指导与校外实务专家指导相结合。④专业化的课程学习、系统化的科研训练和针对性的实证调研相结合。

为实现法学博士生和法律博士生的分类培养,突出法律博士生的特点,应当由培养高校与行业合作机构联合制定培养方案,除了规定培养目标、培养类别、培养年限、培养方式、培养年限之外,培养方案还应详细规定课程设置、学术研究、社会实践、论文撰写等,并在培养方案之外另行规定双导师制的实施细则、学位论文撰写要求。

2.遴(lin)选具有实践经验的导师,全面落实双(shuang)导师制

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发展关键是培养单位要改革培养模式,办出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的特色,树立专业学位的品牌[18]。根据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联合下发的《关于深化研究生教育改革的意见》的要求,设置法律博士学位是法学学位与研究生教育主动服务社会需求的重要举措,确定切实可行的设置方案,以全面提高人才培养质量为主线,可以更好地适应经济和社会发展需求,在培养方式上更多体现产学结合,方式上更加突出开放合作。法律博士生培养更重视校内学术导师和校外实践导师的合作教学、导师组团队教学以及师生的探究式教学方式,培养学生团组解决问题的能力,如问题研讨、案例分析和社会调研,以促进博士生不仅能共享经验,更能发现和解决本人和他人经验中的问题。

1990年我国开展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以来,双(shuang)导(dao)(dao)师制是推(tui)进专业学位研究生(sheng)教(jiao)育和管理(li)的(de)(de)一(yi)条(tiao)基本(ben)共(gong)识(shi)。法(fa)律(lv)(lv)博(bo)士(shi)生(sheng)培养高(gao)校(xiao)(xiao)(xiao)(xiao)应(ying)与行业合(he)作机构联(lian)合(he)制定双(shuang)导(dao)(dao)师制度(du)的(de)(de)实施(shi)细则(ze),明确法(fa)律(lv)(lv)博(bo)士(shi)生(sheng)培养应(ying)采取“双(shuang)导(dao)(dao)师制”:法(fa)律(lv)(lv)博(bo)士(shi)生(sheng)在自荐(jian)或者(zhe)行业合(he)作机构推(tui)荐(jian)过程(cheng)(cheng)中(zhong)选择校(xiao)(xiao)(xiao)(xiao)内导(dao)(dao)师,在第(di)一(yi)学年通过双(shuang)选方式配备校(xiao)(xiao)(xiao)(xiao)外导(dao)(dao)师,并详细规定校(xiao)(xiao)(xiao)(xiao)内导(dao)(dao)师的(de)(de)任职条(tiao)件,校(xiao)(xiao)(xiao)(xiao)外导(dao)(dao)师聘(pin)任的(de)(de)基本(ben)原则(ze)、基本(ben)条(tiao)件、主要(yao)职责、聘(pin)任程(cheng)(cheng)序等。法(fa)律(lv)(lv)博(bo)士(shi)生(sheng)可根据(ju)自己所从事的(de)(de)工作领(ling)域,选择相应(ying)的(de)(de)校(xiao)(xiao)(xiao)(xiao)外导(dao)(dao)师,通过全身心投入学习(xi)、探讨等,达到理(li)论知识(shi)水平与实际工作能力(li)的(de)(de)同步提升。

对于校内导师,一般应具有博士生导师资格,其所属法学二级学科应多为应用法学方向,例如民商法学、刑法学、诉讼法学等,应更多选择在法律实务部门具有挂职经历的导师。对校外导师的遴选,应当摒弃“职务论”,重点考虑法律实务部门人员职级、突出业绩、行业内部评价等,真正将法律实务部门有经验、有能力、有精力的人员聘任为校外导师,真正发挥“双导师”的作用。校内导师与校外导师共同承担课程教授,共同指导法律博士生进行实证调研、撰写学位论文。

3.设(she)置突出(chu)实践的课(ke)程体(ti)系,丰富博士生知识结(jie)构

课程设置是研究生培养的中心环节,一定程度上决定着研究生的培养质量。根据法律硕士生的培养经验,法律博士生的课程设置应当强化法学理论基础和法学研究方法的教学,紧密联系法学前沿和司法前沿,突出培养将实践成果向理论成果转化的能力。法律博士生课程更要体现综合性、广泛性和实践性,尤其是要回应法律实务中的热点和难点问题,同时还要更新法律工作者知识体系,补齐其知识短板,注重基础理论和研究方法的教学,以助其夯实研究基础。授课教师对于法律博士生的特殊性应当有充分的认识,并具有一定法律实务经验。

法律博士生课程可以由公共课、专业课和选修课构成。公共课可以包括思政课、方法论课、外语课程和其他课程。例如,中国政法大学除开设“中国马克思主义与当代”“法学理论与法学方法”“外国语”之外,专门增设“习近平法治思想”,帮助法律博士生全面掌握什么是新时代的社会主义法治、为什么要全面依法治国、如何推进全面依法治国等一系列根本性问题。

专业课可以由法学研究前沿课程(校内导师集体授课)、法律实务前沿课程(校外导师、外聘专家集体授课)以及专业指导课程(校内导师个别授课)组成。①法学研究前沿课程一般由导师组集体授课,授课内容应当具有宽度和广度。宽度是指该门课程涉及法学学科几乎所有的主干课程;广度是指课程包含法学学科之外的人文、社会、经济等课程,分别以专题形式开设,旨在拓宽法律博士生的学术视野。②法律实务前沿课程一般由培养高校邀请法律实务部门专家讲授,授课内容应当具有动态性与跨领域性。动态性是指该门课程不预设固定的内容,而是结合当下热点问题和立法、司法实践进行解读;跨领域性是指前来授课的实务部门专家既有来自审判领域的、检察领域的,也有来自立法领域的、行政执法领域的,他们从不同领域、不同角度解读立法、司法、执法的前沿问题。③专业指导课程一般由法律博士生的校内导师个人讲授,授课内容应当具有基础性和针对性。基础性是指校内导师要针对法律博士生知识结构方面的欠缺,制定专门计划进行讲授,帮助博士生打好专业知识基础;针对性是指校内导师讲授内容要紧跟法律博士生学位论文所涉及二级学科的前沿知识,并针对学位论文选题等相关问题。

选修课可以根据校内导师与法律博士生制定的培养计划来确定,可以选修校内法学博士生或者法律硕士生的课程,也可以专门开设。围绕“为谁培养人”的问题,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法律博士生培养高校可以开设“法律职业伦理”选修课,邀请校内外专家,以法律职业伦理规范为基础,组织法律博士生围绕热点、难点的法律职业伦理案例进行研讨。在授课方式上,由于法律博士生以非全日制、在职学习为主,因此可以采取集中授课的方式统一安排,第一学期集中授课两次,第二学期集中授课一次。

4.明确科研(yan)实践(jian)的具体要求,提升综合研(yan)究能力(li)

除课程设置之外,学术研究、社会实践也是培养方案中应该明确的培养环节。学术在本质意义上就是学位的本质体现,舍去学术性,学位存在的合法性就会受到质疑[19]。除课程成绩评定之外,法律博士生的学术性主要体现在其是否具备了申请学位的条件,是否具有一定的综合研究能力。参考中国政法大学的做法,可以要求法律博士生完成以下研究任务:①必须实质参加导师主持的课题研究,形成阶段性研究成果。②结合课程学习与课题研究,在第一至第三学期每个学期完成1篇学期论文。③在学位论文答辩前,须以第一作者、培养高校为第一署名单位发表学术论文。

由于法律博士生均为在职人员,不宜采用法律写作、法律检索、法律谈判、法律调解、专业实习等实践必修环节,而是应当在法律博士生工作基础上来进行相关实习实践活动。参考中国政法大学的做法,可以要求法律博士生在学习期间应当完成以下社会实践环节:①结合自己的岗位业务开展调研活动,并提交调研报告。②以非自身岗位的部门为基础开展调研活动,提交调研报告;或参加学校专门组织的专题调研活动,提交调研报告。③参加学校组织的专题研讨或高端论坛,并作主题发言。在法律博士生集中授课期间,均组织开展一次主题论坛,法律博士生应向论坛提交其调研报告并展开主题研讨。

将参与导师主持的课题研究作为法律博士生的必备培养环节,既有利于提高导师指导效果,也对导师间接提出了更高要求。每学期的调研报告既是学术研究的要求,也是学习实践的要求,应高度重视调研报告的写作,特别要求法律博士生分别基于自身岗位和非自身岗位开展调研活动,这既是将教学与实践相结合的重要方式,也是有效提高学位论文质量的重要举措。以法律实践中的具体问题为主题举办专题研讨或高端论坛,促使法律博士生对实践进行反思,在师生、生生之间的互动交流发现实践中的问题,并提出创新解决方案;对法律博士生制定与法学博士生相同或相近的学术论文发表要求,是衡量其学术科研能力的重要指标。

5.强调实(shi)践导向的论文选题,注重(zhong)研究应用价值

法(fa)律(lv)(lv)博(bo)(bo)士学(xue)位并非“低(di)等学(xue)位”“二流(liu)学(xue)位”,因此(ci)不能(neng)降低(di)法(fa)律(lv)(lv)博(bo)(bo)士学(xue)位的(de)(de)学(xue)术性,更不能(neng)取消法(fa)律(lv)(lv)博(bo)(bo)士生的(de)(de)学(xue)位论文(wen),反(fan)而应当重视学(xue)位论文(wen)的(de)(de)写作。法律博士比法学博士学位获得者更应深入了解法律运作的实际状况,应当具有一定社会经验,才能真正发现法律实践中的“真问题”,运用适宜研究方法进行针对性研究,并提出具有可行性的研究结论

法律博士学位论文应以法治实务中的实际问题为中心,其选题应与法律博士生实务工作紧密相关,应以各相关领域中具有重要应用价值的重大问题或疑难问题为基础,强调运用所学知识和方法分析问题、解决问题,注重研究的实践意义,并通过学术与实践相结合,探索创新产生新的知识。法律博士学位论文选题应在校内导师、校外导师联合指导下进行,采用学位论文开题报告会形式加以确定。开题报告会主要审查论文选题的现实意义和学术价值,是否达到实践成果向理论成果的转化与提升,审查法律博士生关于学位论文选题的资料准备工作和实证调研方案,以及学位论文的主体结构和创新点。开题报告会一般在第三学期末或第四学期初举行。学位论文完成后进行预答辩,在预答辩通过之后半年内进行学位论文答辩。学位论文答辩委员会由5名专家组成,其中校外专家1~2名并具有丰富的法律实务经验,优先在法律博士生的校外导师中选择,校内专家应具有正高职称。有条件情况下,法律博士学位论文开题报告会、预答辩也应邀请校外专家参加。法律博士学位论文应当真正能够解决实践中具有重要应用价值的重大疑难问题,才能反映出法律博士学位的特性,才能有资格申请答辩并经审查和审议通过获得博士学位。

6.加强博(bo)士生培养的过程管理,保(bao)障(zhang)学(xue)位(wei)整体质量

培养质量是法律博士生教育的生命线,应当贯彻执行我国研究生教育质量保证制度和政策。学位授权审核制度从源头上保障了法律博士生培养质量,对新获授权的学位点的专项合格评估和通过专项合格评估后定期合格评估,实现定期检查培养高校的培养条件等;定期进行学位论文抽检可以监督法律博士生培养质量,对于不能保证基本水平的培养单位,应当取消授权资格或者暂停招生。法律博士生培养高校是法律博士质量保证的主体,其内部质量控制是法律博士生教育质量保障体系的核心,贯穿招生、培养到学位授予的全过程。

因此,法律博士生培养单位应从以下几个方面对法律博士生进行全过程的管理:①制定培养方案,校内校外导师遴选办法,学位论文选题、撰写、预答辩、评阅、答辩等相关文件,形成保障法律博士生培养质量的制度体系,这符合法律教指委所确定的“保障质量原则”[6]。②吸取教育博士生培养的经验,建立有效的分流淘汰机制,包括中期考核监督机制、校内导师督促机制、学业科研跟踪机制等[20]③制定学位论文的质量评估标准。当前,学位论文质量评估一般采取同行评议形式,纳入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和培养单位学位论文抽检范围。法律博士学位论文应当在评阅和答辩时制定统一的标准,不宜以学术型博士生的标准来评判。不同于法学博士学位论文的学术独创性,法律博士学位论文应当具有专业独创性,应体现在对实践性知识作出原创性贡献或对理论性知识进行创造性应用方面[21],主要是检验其能否应用法学理论解决法律实践中的现实问题,其研究成果能够直接提高法律实践的效果。这符合法律教指委所确定的“探索标准原则”[6]。④加强法律博士生教育质量评估,除学位论文之外,培养单位应当重视并完成专项合格评估、定期合格评估,还应对法律博士生学习期间所发表的科研论文的质量、调研报告的质量进行评估,对于法律博士生按期毕业率进行定期评估并查找原因,与行业合作机构合作完成法律博士生的雇主评价。

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逐步完善,法治建设的重心由立法逐步转向执法、司法,法学教育的理念必须向职业化方转变,法学研究生教育应更多关注和提高自身规格,回应时代需求。法律博士生培养高校应当将法律博士生作为从事法治实务工作高层次、应用型,具有专业领导力的高层次法治人才进行培养,发挥法律博士生教育的比较优势,严格标准,加强管理,高质量完成培养目标。

参考文献

[1] 习近平对研究生教育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强调: 适应党和国家事业发展需要 培养造就大批德才兼备的高层次人才[N].人民日报, 2019-07-30(1).

[2]  袁钢. 我国法学研究生教育制度问题与对策研究[J]. 中国法学教育研究, 2020(1): 15-29.

[3]  邹海燕, 王平. 建立我国专业博士学位制度的研究[J]. 中国高教研究, 2005(6): 28-31.

[4]  王新清. 论法学教育“内涵式发展”的必由之路——解决我国当前法学教育的主要矛盾[J]. 中国青年社会科学, 2018, 37(11): 8-18.

[5]  黄宝印. 我国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发展的新时代[J]. 学位与研究生教育, 2010(10): 1-7.

[6]  袁钢. 我国法律博士专业学位设置的必要性和可行性[J]. 中国高教研究, 2020(1): 90-97.

[7]  习近平在中国政法大学考察时强调 立德树人德法兼修抓好法治人才培养 励志勤学刻苦磨炼促进青年成长进步[N].人民日报, 2016-05-04(1).

[8]  司法改革热点问题[N]. 人民法院报, 2016-05-02(2).

[9]  蒲晓磊. 全国政协召开双周协商座谈会 围绕“建设高素质的涉外法律服务人才队伍”协商议政 汪洋主持[N]. 法制日报, 2019-04-18(1).

[10]  罗书臻. 周强在第三届全国审判业务专家颁证活动上强调 发挥审判业务专家示范引领作用 营造崇尚先进尊重人才良好氛围[N]. 人民法院报, 2013-12-19(1).

[11]  王治国, 徐盈雁. 王洪祥在第四批全国检察业务专家座谈会上强调 努力培养一大批高层次检察人才[N]. 检察日报, 2016-02-27(1).

 [12] 张斌贤, 文东茅, 翟东升. 我国教育博士专业学位教育的回顾与前瞻[J]. 学位与研究生教育, 2016(2): 1-6.

[13]  邓光平. 国外专业博士学位的历史发展及启示[J]. 比较教育研究, 2004(10): 27-31.

[14]  张芝梅. 法律中的逻辑与经验对霍姆斯的一个命题的解读[J]. 福建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4(1): 67-70.

[15]  程斯辉, 王娟娟. 论学士、硕士、博士的内在品质及其修炼[J]. 学位与研究生教育, 2010(11): 6-12.

[16]  张明. 素质本位: 学校培养目标的基本理念与构成[J]. 江苏教育研究, 2011(4): 45-46.

[17]  徐岚. 教育博士作为专业学位的身份再审思[J]. 研究生教育研究, 2013(1): 74-78.

[18] 孙也刚, 唐继卫, 朱瑞. 我国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发展路径探究[J]. 学位与研究生教育, 2014(9): 1-4.

[19]   袁广林. 应用研究性: 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的本质属性[J].学位与研究生教育, 2011(9): 42-46.

[20]   蔡芬, 曹延飞, 顾晔, . 教育博士生延期毕业影响因素的质性研究[J]. 学位与研究生教育, 2020(3): 46-52.

[21]   袁广林. 专业博士培养目标定位:研究型专业人员[J]. 学位与研究生教育, 2014(11): 1-5.

(选自《学位与研究生教育》2021年第6期)

 

 

[1]基金项目:司法部法治建设与法学理论研究重点课题“完善我国法律职业伦理考试制度研究”(编号:20SFB1002

 

xml地图 | sitemap地图
生僻字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
非你莫属 千古玦尘 萌探探探案 意甲 巴勒斯坦 鸿星尔克评论心酸 完美世界 魔兽世界怀旧服 强军战歌 萌探探探案 奥迪 我和我的家乡 圣墟 法拉利 欧冠 雷神 河南今明天仍有强降雨 完美世界 三国演义 Without Me 下一位前度 庆余年 变成你的那一天 卫河鹤壁段决堤 向往的生活第四季 王一博 武炼巅峰 你的婚礼 女足世界杯钟南山凡尔赛发言 特斯拉 朱一龙 美国男篮 盗御马 庆余年 女生创建救命文档我和我的祖国 王牌对王牌 吉利 完美世界 拜托了冰箱 梦幻西游 如棋 洪都拉斯 地下城与勇士 11省份有大到暴雨 吴亦凡解约 无人机拼成地球 nba总决赛 雷克萨斯 刘德华 专家解读诡异的云 婴儿被埋一天获救马斯克痛苦来源 德甲 女生创建救命文档 河南人民的朋友圈 海贼王 | 下一页
Baidu
sogou
百度 搜狗 360